雁清诃º如皓月当空

【团苏不偏🍀】【凯源初心💖千宏为辅】【男自💞爱出发初心】【刘志宏特级痴汉🐨】【💰壕宝宝女友粉😘亲妈粉】【圈地自萌,讨厌BLX😡】【源宏底线💫站3%all源🌼】【不接受QKQ🈲】【全职专注伞修伞🌂】【喻all喻主喻黄喻叶🐠叶all叶主叶皓修伞🌿】【勇维不逆不拆🐰Russia的小妖精🐯奥尤不逆不拆】【有轻微双Yuri属性🍘】【刀乱暂时与热门无缘❄️一药&爷姥🌊】【祝我大恭C幸福99不88💍】【基三花ALL💜ALL丐】【Falling Love With Cap And Bucky🍰盾冬🍡Evanstan衍生】【密林父子党兰博基尼党不吃瑟受🍃佩花衍生】【开花一级痴汉🌸佩佩一级痴汉🌝抖森特级痴汉💓】【德哈一辈子的相爱相杀☁】【米厨耀厨专攻米加极东普洪🌙】【凛遥死忠⚡打死不吃真遥宗凛】站错了cp,活该一辈子心疼。

作弄 [未完]

    作弄[恶人花间花X浩气离经花] 

真真假假分分合合终不过梦一场,醒来惟愿你我仍是那对酌的人。难得天意作弄,与你我开了个大玩笑。    

  

    墨凉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师弟居然去了恶人谷。当初那个信誓旦旦的说永远不要跟自己分开的小师弟去哪了?!坐在万花谷里的大石头上看着眼前一团团鲜花墨凉的心情却依旧糟糕。师弟单修花间,是个万年人头狗每次外出都带着一身伤回来,要是没有自己的离经相助他怎可能在恶人谷安然生存?“墨凉?墨凉!诶你理我一下嘛,姑娘我可是带着蓝瓷的消息回来了。”来人是杏林门下的小师妹,名叫云鲤,平时也就她和墨凉蓝瓷两人交好,这次外出游历也是她一直在跟墨凉汇报有关于蓝瓷在恶人谷的点点滴滴。“你说吧,蓝瓷又干了什么事了。”云鲤抓了抓头发有点不好意思,“其实也没什么...就蓝瓷这货身边多了一个五毒的小姑娘说是他情缘...诶你别多想我觉得应该是那小姑娘缠着他的,蓝瓷的心一定还在你身上啦。”云鲤安慰似的拍了拍墨凉的肩却被他轻轻拿开,“他有情缘又关我何事,我本就只是他师兄而已,而且我在浩气他在恶人早已不同路,只是担心他在恶人谷没人医治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也不知是在骗谁,反正云鲤并没有相信墨凉口中的话纯粹当是敷衍。她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当她说出那个五毒小姑娘可能是蓝瓷情缘时墨凉很明显的有些低落。是了,本来就是两情相悦的人为何走上的不同的路呢?大致是因为世人所不接受吧。也许墨凉至今也不知道为何谷中的弟子十分排斥与他和蓝瓷相处,只是因为蓝瓷早就在睡梦中喃喃说出他心许与他这种万般不可说出的事却也不巧被睡在同一屋的弟子听了去。一传十十传百的就这么闹得花谷人尽皆知。蓝瓷兴许也是知晓的事情的经过才渐渐断了与旁人的来往一心一意的守在墨凉身边。也就墨凉被蓝瓷护得太好,只是天真的以为师弟师妹们要专注修炼才没有人与他笑谈。再后来,蓝瓷离谷修炼墨凉一人留在谷内钻研离经易道的本领结果被偶然前来万花求医的浩气盟弟子见到便入了浩气盟成为了一代名医。而蓝瓷当时已经接受了来自恶人谷的另一个师兄的邀请打算带着墨凉前往恶人谷定居却不想墨凉已先一步入了浩气盟,两人就此错过...云鲤轻叹一口气,拎着自己的打穴笔离开了花海,留下墨凉一个人在那里思考。

    “给我上,前面那个该死的万花小子居然敢在大人外出时行刺。”蓝瓷抱着怀中熟睡的婴孩快马赶路,谁也没有想到一个万花弟子竟会干这种事情除非他是恶人谷的...“小子,遇上你到底是我的难还是我的福?我又不像他那版单修离经,身为一个花间我连自身都难保又怎么养得了你呢?难不成真的要回去了?”回头看了一眼追兵,蓝瓷认命般的躲进一旁的大树上一蹦一跳的冲向接应的马车。


[未完持续]

评论

© 雁清诃º如皓月当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