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清诃º

【团苏不偏🍀】【凯源初心💖千宏为辅】【男自💞爱出发初心】【刘志宏特级痴汉🐨】【💰壕宝宝女友粉😘亲妈粉】【源宏底线💫】【不接受QKQ🈲】【ES先锋组⚔️薰飒】【奶次と紅月とUndead🎵】【FF14专注奥尔光🏰本质白魔】【明侦底线魄魄👻双北☄️】【给明侦全员打call】【全职喻all喻主喻黄喻叶🐠叶all叶主叶皓修伞🌿】【勇维不逆不拆🐰Russia的小妖精🐯奥尤不逆不拆】【刀乱暂时与热门无缘❄️一药&三山🌊】【羽生结弦&金博洋☃️】【基三花ALL💜】【Falling Love With Cap And Bucky🍰盾冬🍡Evanstan衍生】【密林父子党兰博基尼党不吃瑟受🍃佩花衍生】【开花一级痴汉🌸佩佩一级痴汉🌝抖森特级痴汉💓】【德哈一辈子的相爱相杀☁】【米厨耀厨专攻米加极东普洪🌙】【凛遥死忠⚡】站错了cp,活该一辈子心疼。

【联文】Neko芒果(5)

作为第五棒的我...我已经快一个月没摸过电脑了(土下座)请务必原谅我的失职,我其实挺想哭的。
非常短小,将就着看看吧orz

http://cancerdpl.lofter.com/post/1e39c412_121d1aee

第四棒的链接↑

演出的的当天濑名泉是抱着芒果去的,然后他就在剧院前被拦下了,想想看吧,一个专业的芭蕾舞演员居然忘记了剧院里不能带宠物这件事,濑名泉非常庆幸他记得戴上墨镜而没有被人认出来。急匆匆的回家把芒果放下,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发现快要开演了。

“啧,要是错过了那个小鬼指不定要怎么念叨我。” 想了想鸣上岚如果没有在台下发现他的身影之后可能会干出来的事,濑名泉有些头疼,也不管还在隐隐作痛的脚就这么赶了过去。不过他最终还是在开演前5分钟赶到了剧院,保安狐疑的看了看这个气喘吁吁的而且迷之眼熟的年轻人还是把他放进去了,而他付出的代价就是原本就没好透的脚隐隐约约向着更加严重的方向发展。

熟门熟路的找到在正中间的座位,刚刚坐下还没有1分钟,演出开始了。当熟悉的序曲响起,同为古典流派的后辈身着华丽的贵族服饰坐在舞台上准备好的桌椅前准备礼物。排练时一幕幕熟悉的影像在濑名泉的脑海里回放着,一直到那个身着士兵服饰的人出现在他眼前,高挑挺拔的身姿,就像一个王子。

看着熟悉的人拉起‘玛丽’的手,濑名泉忽然感觉头痛更严重了,心里有个声音在叫嚣着什么。就算是灵巧的雪精灵,各国精美的甜点,又或者是可爱的花仙子都提不起他观看的兴致。眯着眼睛审视着那个令人烦躁的小鬼在舞台上堪称完美的演出,濑名泉抬手捏了捏发胀的鼻梁。

这个状态一直维持到演员出来谢幕为止,抱着手一脸不爽的濑名泉并没有像以前那样跟着他们回到后台,而是一直在台下等着卸了妆换了衣服的鸣上岚来找他。“鸣君你也太慢了吧,我已经等了你半个小时了,你都在后台干什么啊?卸妆要那么久的吗?” 然而等待着他的并不是一脸微笑的鸣上岚,他脸上的不快已经令濑名泉感到不舒服了。

“泉酱?明明知道你的脚受不住那么激烈的运动,你为什么还要一路跑过来!你知不知道这会让你的伤势恶化的!这样你的脚一直到什么时候才会好啊?” 听到鸣上岚生气的原因,濑名泉反而松了口气。“哈?我是因为谁才会一路跑过来的啊?一个是因为你,另一个就是因为你捡的那只猫。要不是他执意要跟我出门,我至于会在已经到了剧院门口还要把他送回去吗?还有你,如果不是因为担心你在发现我迟到以后不停的念叨我让我起一身鸡皮疙瘩,我也不会赶着过来,而且我也答应了你要看你的演出的,说到做到。”

鸣上岚盯着濑名泉,像是要确认什么,最后却忽然颓了下来。“我只是希望你能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就算你为了你自己都好...但是你忽然就这么告诉我是因为我你才这么不注意的...泉酱你真的挺残忍的,明明不想答应却又给人家那么多希望...”

濑名泉就这么看着鸣上岚,忽然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像说什么都是徒劳。

评论
热度 ( 14 )

© 雁清诃º | Powered by LOFTER